|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探訪“網紅”小鎮 : 80萬把樂器里的鄉土經濟學

2019-06-26 11:11 | 作者: 周夫榮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0.59.29

這個小鎮,已經成為世界吉他產業上不可或缺的一環。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周夫榮   編輯|馬吉英   攝影|鄧攀

 

趙衛國克制了一會,眼淚還是掉了下來。

“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2014年大年初一。”那一天,由于經營困難,他創立一年的公司關門。同樣在那一天,一個突如其來的訂單又讓他重新上路,并逐漸在山東打響了雅特的吉他品牌。

如今,小鎮上常年務農的農民,在他的工廠里已經成為熟練的“制琴師”“調音師”。你從國外買回來的一把名牌吉他,很有可能就出自他的工廠。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0.35

經過多年發展,趙衛國逐漸在山東打響了雅特吉他的品牌。

而他所在的鄌郚鎮,也已經成為“網紅”吉他小鎮。這個小鎮位于山東省濰坊市昌樂縣西南部,200多平方公里,居住著8萬多人,有100多家樂器生產制造及供應商配套企業,是“中國電聲樂器產業基地”。這里每年生產各類樂器成品80萬把、樂器配件400萬套,其中電吉他產量約占全國總產量的三分之一。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1.08

小鎮的電吉他產量約占全國總產量的三分之一。

公開資料顯示,吉他小鎮的產品80%以上出口到韓國、美國、澳大利亞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芬達等國際著名品牌的吉他在這里代工生產。這個小鎮,已經成為世界吉他產業上不可或缺的一環。

除了鄌郚鎮,廣東省惠州市惠陽區、貴州省正安縣等地也被稱為中國乃至全世界重要的吉他制造產業基地、“中國吉他制造之鄉”。據公開資料,中國的吉他產量占全球總產量的60%,中國已成為世界最大的吉他生產基地。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1.42

這個小鎮,已經成為世界吉他產業上不可或缺的一環。

網紅小鎮誕生

45歲的趙女士邊嫻熟地給吉他調著音邊說,做完工廠里的這批訂單,她該下地給莊稼施肥了。小鎮上有一萬多名居民和她一樣,農忙之余在樂器廠上班,每月平均收入5000元左右。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2.45

趙女士正在給吉他調音。

40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給今天的鄌郚鎮種下了樂器制造的種子。

上世紀70年代,當時的鄌郚公社創辦了一家社辦民族樂器廠,主要生產二胡、笛子等民族樂器。80年代末,在青島舉辦的全省經貿展銷會上,一個韓國的樂器經銷商偶然發現了鄌郚樂器廠的展品。經過幾次磋商,韓國經銷商與當時的社辦樂器廠合資,于1993年成立了繆斯樂器公司,從事吉他生產。這是昌樂最早的合資企業之一。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3.15

繆斯和百靈兩家企業,成為鄌郚樂器產業的“孵化器”。

后來,韓國客商先后安排了100多名鄌郚當地職工到韓國學習吉他制作技藝。1998年,鎮辦工廠百靈樂器廠成立。繆斯和百靈兩家企業,成為鄌郚樂器產業的“孵化器”。此后成立的樂器廠,老板和技術工人很多皆來自這兩個企業。

2001年,中國加入WTO,給以出口貿易為主的鄌郚樂器產業帶來了發展的歷史機遇。繆斯和百靈的技術骨干紛紛自己單干,惠好樂器、黑馬樂器、樂基樂器、東方樂器等一大批樂器廠相繼成立。鄌郚鎮的樂器產業遍地開花,訂單來源也不再僅限于韓國。

訂單量大增的同時,人工成本仍然較低,行業迎來發展的黃金時期。同樣是在2001年,為規范鄌郚鎮樂器產業的發展,昌樂縣樂器行業協會成立。鎮政府也在這一年開始規劃建設占地千畝的樂器產業園。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4.02

鄌郚鎮的樂器產業遍地開花。

2005年,鄌郚鎮的樂器產業已初具規模,產業鏈條逐步完善。寧夏人賈佐凱來到小鎮,并開始經營琴海樂器。如今,他的工廠有20多名工人,年產15000把吉他。

在來到小鎮之前,賈佐凱曾在上海的芬達樂器廠上班。芬達是世界最著名的吉他、貝司、音箱及相關設備制造商之一,也是世界知名的吉他品牌。

“2003年,芬達上海工廠的生產自動化程度已經非常高了。有自動化的機床、機械手,還有自動化噴漆設備,幾乎一套工序就有一套設備。”賈佐凱稱。相比之下,當時小鎮上基本還在手工操作。芬達上海工廠投資了2億元,小鎮上不可能有這種條件。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4.20

寧夏人賈佐凱來到小鎮,開始經營琴海樂器。

盡管如此,“高富帥”芬達依然來到小鎮上考察,并在其中一家樂器廠下了代工訂單。

“這也說明鄌郚鎮是無法被取代的。”賈佐凱稱。這個行業有很多訂單小而多樣,而鄌郚鎮工廠也是小而散,上百家工廠沒有一家龍頭企業。這種靈活多變的組織形式,也很適合接零散多變的訂單。

近期,賈佐凱在給幾個國外品牌方做代工,每個品牌每年的訂單量為1500~3000把吉他不等。客戶考察了工廠和產品后,提出了提高油漆質量的要求,為此,他咬咬牙上了一套自動油漆設備。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5.05

賈佐凱上了一套自動油漆設備。

 他還在工廠里上了一套數控銑床。“以前,一個工人加班加點、不分晝夜做一天,只能做100個模型,現在用上設備,不加班可以做400個。”

隨著電商的崛起,做了幾十年傳統外貿生意的鄌郚鎮商人,還熟練地在網上賣起了吉他。大多數鄌郚樂器企業在阿里巴巴、京東、亞馬遜等電商平臺都有銷售,全鎮還有120多戶淘寶、天貓樂器銷售網店。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5.39

工人在打磨樂器。

李華波是大唐樂器負責人,也是樂器行業協會秘書長。他的父親是鎮上第一代樂器生產者,李華波從小耳濡目染,2002年成立了自己的樂器加工廠,年銷售量大概在3萬套,主要為國外品牌做代工。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6.09

李華波是大唐樂器負責人,他通過速賣通把吉他直接賣到國外消費者手中。

生產制造之外,他與濰坊拓普電商團隊合作,專業做跨境電商銷售。李華波告訴《中國企業家》,除了外貿大單外,他還通過“速賣通”(阿里巴巴旗下面向全球市場打造的在線交易平臺,被廣大賣家稱為“國際版淘寶”),直接把吉他賣到國外消費者手中。據李華波介紹,去年,鄌郚鎮僅EMS的運費就達到1200萬元。這個小鎮一天發出的樂器可以裝滿兩個集裝箱。

“去年,樂器產業主營業務收入達到15億元,利稅4億元。”鎮政府工作人員小劉告訴《中國企業家》。

成長的煩惱

鄌郚鎮的100多家樂器工廠老板中,很多是當地的農民。趙衛國文化程度相對較高,入行前,他曾經從事教育行業。2003年,趙衛國創立了雅特樂器。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6.37

2003年,趙衛國創立了雅特樂器。

和其他老板不同,他甫一入行,就主動改造提升生產線、廠房和設備,使生產的樂器有數據可循,以提高產品標準化程度和精度。一個民辦工廠,給自己設立這么高的標準,投入這么多資金,在外人看來是“自找苦吃”。熟悉他的人因此稱他為“瘋子”。

試水幾年,情況也相當嚴峻:雅特的利潤低,產量、價格都要受制于人。受困于資金,趙衛國打算放棄。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7.18

趙衛國在做雅特自主品牌,不僅賣吉他,還賣文化。

2014年大年初一,趙衛國百感交集,心情復雜地關上工廠的大門。但巧合的是,就在這一天,他恰好接到了一份高端定制訂單:一個河北的音樂愛好者,通過圈內好友得知雅特的老板對產品質量要求較高,便找到他,要定制一把吉他。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7.36

工人在給吉他調音。

“本來不想做了,這個訂單讓我開了門。”趙衛國收到了數萬元的付款,重新打開了關閉的廠房。同時,他也隱隱約約感受到堅持高品質帶來的品牌效應。

“后來當我越做越成熟的時候,感覺自己的產品也能夠跟世界一些品牌在品質方面相提并論。這個時候,我就開始有做自己品牌的念頭。”趙衛國告訴《中國企業家》。

做自己的品牌,意味著終身服務,倒逼產品必須有更高的品質。趙衛國投資數十萬率先購置了數控機床CNC等高端設備。

然而,做品牌談何容易。樂器本來就是一個小眾行業,吉他又是其中一個小分支,音樂發燒友也只認芬達、泰勒等幾個品牌。雅特,一個小鎮上生產的樂器,想打出名氣實非易事。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8.21

銑床下的吉他模型。

憑借原有的職業敏感,趙衛國先后與四川音樂學院、天津音樂學院等知名高校建立了合作關系,合作建立了487處雅特吉他教室,向吉他愛好者推廣試用雅特品牌。雅特還連續舉辦了七屆全國電吉他大賽,把品牌發展與音樂教育結合。多年下來,“雅特”品牌正在突破國際大牌的重圍。

與此同時,鄌郚這個吉他小鎮,也從單一賣產品向賣文化和品牌轉變。

小劉提供給《中國企業家》的資料顯示,小鎮正在重點培育雅特樂器。下一步,小鎮將依靠雅特藝術學院和雅特吉他教室形成的吉他培訓體系,通過舉辦音樂節、交流會等方式,樹立鄌郚“吉他小鎮”的品牌形象,促進樂器產業和文化產業融合。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8.54

鄌郚在樹立“吉他小鎮”的品牌形象,促進樂器產業和文化產業融合。

不過硬幣的另一面是,鄌郚鎮的吉他產業特而不強,大多數企業規模偏小,缺乏支撐力強的骨干龍頭企業。“有群山缺高峰。”小劉稱。

一方面因經濟實力有限,投資改進廠房設備和藝術設計皆缺乏資金;另一方面,預期投資回報率無法估計,因此,他們參與吉他小鎮建設的積極性不太高,部分企業仍處在觀望狀態;此外,由于特色小鎮建設涉及到大量的基礎設施、公用事業建設等,建設過程中可能涉及到拆遷及安置問題,費用巨大,鎮級財政本身資金有限,資金短缺、融資難問題難以避免。

賈佐凱也有意愿往高端產品轉,但舊的訂單源源不斷,讓他騰不出手搞轉型,面臨的技術、設備、人員等問題也不少。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09.10

吉他部件,等待下一步的加工和安裝。

所有工廠一致的困惑是招不到工人,尤其是年輕工人。“五六千的月收入,在小鎮上不算低。但年輕人情愿賺四千塊錢,也要去縣里或市里生活。”李華波說。采訪前一天,鎮里通知他,把所有年齡在28歲以下的從業人員名單報上去。他統計發現,一萬多名從業者中,符合條件的只有三人。其中兩人還是某樂器公司老板的兒子和兒媳。

屏幕快照 2019-06-26 上午11.10.18

用工荒是比較普遍的問題。

當人口紅利消退和城鎮化雙重作用于吉他小鎮,用工荒便不可避免地成為小鎮成長的煩惱。高水平的技術工人、職業經理人和高端樂器人才更是缺乏。樂器行業很難吸引年輕一代進入,而現在的技術工人,絕大多數年齡在50歲左右。

這些成長的煩惱,或許在其他行業里也不同程度地存在。

“就像5年前的那個春節一樣,突破了困難,就是光明的未來。”趙衛國說。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鉞

《中國企業家》執行總編輯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蕭三匝

《中國企業家》高級編輯,關注思想、...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北京赛pk10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