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FB發幣,扎克伯格膨脹的野心有多大?

2019-06-24 13:43 | 作者: 張弘

屏幕快照 2019-06-24 下午1.39.39

Libra的面世更像是扎克伯格的野心和現實格局的一次交鋒與拉鋸。扎克伯格和Facebook或許只是邁出了第一步,所引起的反響和反彈才剛剛開始。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張弘   編輯|劉宇翔

頭圖來源|Tom Brenner/IC photo

 

北京時間6月18日下午,Facebook旗下全球加密貨幣項目Libra(“天秤座”)官方網站正式上線并發布白皮書。以Facebook的影響力,Libra白皮書一經公布,就有人認為,這是繼2009年比特幣、2013年以太坊以來,數字貨幣領域最重要的一份白皮書。

雖然,Libra還在圖紙上,但所有人都在揣測Facebook的目標,以及其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背后有多大野心。

什么是Libra?

在Libra1分32秒的官宣視頻中,反復強調的是“科技正改變世界……我們能否創造一種全球穩定的、安全的貨幣?” “區塊鏈”“全球性貨幣”“安全普惠”。

而Facebook也宣稱,這是一個“人人共享貨幣的新世界”。有了世界性數字貨幣Libra后,全球之間的貿易往來變得更為快速、輕松,異鄉人的跨境匯款也變得安全、可靠。

那么,什么是Libra?

根據Libra的白皮書,它是建立在“Libra 區塊鏈”的基礎上,完全由真實資產儲備提供支持,可支付可轉賬的一種數字貨幣。要想獲得Libra幣,也很簡單,其官方說法是“每個新創建的Libra加密貨幣,在Libra儲備中都有相對應價值的一籃子銀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債券”。

如此拗口,翻譯成日常語言不過是:根據Libra幣與各國法定貨幣的“匯率”購買。反之,也能根據“匯率”將持有的Libra幣兌換為當地法定貨幣。

長江商學院金融系主任曹輝寧告訴《中國企業家》,Libra本質是穩定幣,它是用法幣美元和美國的短期債券作為抵押,相當于在區塊鏈世界“影子美元”,“發行” Libra幣只是增加了短期債券的流動性,但并沒有增加實際貨幣量。

通證通創始人、經濟學博士宋雙杰也認為,“Libra是只有Facebook才能做的穩定幣。通證與一籃子銀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債券掛鉤,是一種資產錨模式的穩定通證。”

穩定幣在加密貨幣的世界早就存在,因為錨定法幣,價格相對穩定。在Libra出現之前,居于統治性地位的是USDT,在整個市場所占份額近 90% 以上。“從技術上而言,穩定幣和其他數字貨幣并沒有什么差別,只是性質不同。”區塊鏈孵化器哈希屋創始人蘇瀟告訴《中國企業家》。

由于價格相對穩定,所以穩定幣在支付結算方面有獨特優勢,競爭也日趨激烈。2018年10月,其他幣種開始相繼進入搶占市場,USDT一家獨大的局面不再。但在Libra出現前,USDT仍居統治地位,宋雙杰稱是因為其機制足夠簡單,背靠美元信用,“如果機制復雜,可信度會受到極大懷疑。”

在那些對數字貨幣有著特殊情懷的人眼里,Libra是繼比特幣之后的一個后重大突破。“有Facebook的背書、傳統大牌機構支持,才會引發圈內熱議。USDT僅限于一個小圈子,相對而言,Facebook生態帶來的剛需很大,一旦做好,勢必帶來不可估量的影響。”蘇瀟說。

宋雙杰也認為這次所謂的“新”,并非其運行機制,而在于影響力。“Facebook使用的區塊鏈技術并不難,但其使用的沖擊力如此之大,在于它會把區塊鏈技術與實際應用場景緊密結合,在符合金融經濟學邏輯的前提下,引入內嵌進Facebook生態的通證激勵。”

在眾多人看來,有著包括Visa、Mastercard、PayPal、Uber在內,涵蓋信用卡、網絡支付、出行等等的20多家公司和集團背書的Libra想象空間巨大。宋雙杰進一步分析認為,Facebook采用復雜的類SDR和貨幣型共同基金機制來發行Libra,而其國際化、高信用和強大生態,使得公眾會相信Facebook能將復雜的Libra切實推進落地。

監管警惕的目光

Facebook用戶數已經超過20多億,遍布全球。Libra會造成多大影響,由于目前仍處于白皮書階段,還無法檢驗。但在行業內看來,Facebook坐擁龐大用戶、有著豐富的應用場景,可以在全球范圍內實現快速、安全的支付和轉賬,Libra會對很多金融基礎設施不完善的小國帶來直接沖擊。

“Facebook的策略很清晰,柿子撿軟的捏,先把全球200個國家中的弱國的貨幣系統逐步替代掉,碰到極少數強國當然是該低頭就低頭,該合謀就合謀。” 美團創始人王興如此評論道。

事實上,從全球各國監管部門的態度上就可以略知一二。

6月19日,美聯儲主席杰羅姆·鮑威爾在回應媒體時指出“數字貨幣還處于起步階段,因此基本上美聯儲并不擔心因為加密貨幣或數字貨幣無法執行貨幣政策”。

鮑威爾發言中還透露在Libra白皮書發布之前,Facebook就已經跟美聯儲進行過討論,他說,“我相信Facebook已經和全球監管相關人士進行了相當廣泛的討論,當然其中也包括我們。”

甚至,鮑威爾對Libra項目的未來還表示,“美聯儲從安全、穩健等監管角度將抱有很高的期望”。

與之相對應的是,Libra在歐洲大陸監管當局里引起軒然大波,法國甚至已經推動成立一個G7(七國集團)專門任務小組,研究7國集團央行如何確保Libra等數字貨幣受到從洗錢法到消費者保護法等一系列法規的監管。

歐元區的法國如此緊張的原因是,Libra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影子美元”。宋雙杰分析道,在目前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之下,如果Libra想要實現穩定性、低通貨膨脹率、全球普遍接受和可互換性這些特性,可以預計Libra將會持有大量美元資產。

Libra的出現,或許能夠在金融支付等方面部分替代美元紙幣的作用。由于很多小國貨幣政策混亂,無力維持本國法幣的幣值和匯率穩定,在民間交易中,民眾樂于接受美元紙幣,Libra一經推出,很可能這些國家民間更樂于接受Libra。

而Libra“能夠快速轉賬,通過加密保障安全性以及輕松自由地跨境轉移資金”,不但加重這些國家的貨幣政策、反洗錢和跨境資本流動監管的壓力,無疑是在刺激著全球監管當局敏感的神經。

Facebook深知Libra的沖擊力巨大,所以在白皮書里放低了姿態,“一些項目還試圖破壞現有體系并繞過監管,而不是在合規和監管方面進行創新,以提高反洗錢舉措的效力。我們相信,攜手金融部門(包括各個行業的監管機構和專家)進行合作和創新,是確保為這一新體系建立可持續、安全和可信的支撐框架的唯一途徑”。

但這并不能打消世界各國監管部門的疑慮。在白皮書中,與監管當局的協調僅僅是其中一部分,但已經有人甚至調侃稱“監管通過才是Libra的核心競爭力”。李笑來在微博中稱,Facebook的穩定幣“不受監管很難”。馬化騰在朋友圈內的評論更是一語道破:技術都很成熟,并不難。就看監管是否允許而已。

就連美國本土,各個部門的態度也不盡相同,相對于美聯儲的開放態度,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Maxine Waters 則要謹慎得多,他表示要求Facebook停止其加密貨幣天秤座的開發,直到國會舉行聽證會。就在上個月,金融服務委員會剛剛通過了一項決議,成立了金融技術專責小組。七國集團(G7)也將設立一個高層論壇,研究數字貨幣對金融體系構成的風險。 

6月20日有消息稱關于Libra聽證會將于7月16日舉行,主要議題是審查Facebook數字貨幣和數據隱私的考慮因素。這將是Libra面臨的第一次“大考”。

或許扎克伯格已經料到會有這樣的故事。在個人數據的處理方式等問題上,這家科技巨頭已經遭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監管機構和政界人士的質疑。等待扎克伯格的將是另一場更為罕見的聽證會。

全世界各國都在應對數字貨幣帶來的挑戰,我國反應也迅速,早在2016年初,中國人民銀行就首度召開數字貨幣研討會,明確了央行發行數字貨幣的戰略目標,2018年1月,“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掛牌成立,并在當年推出了《法定數字貨幣模型與參考架構設計》。

將流通中的紙幣數字化某種程度上是符合監管需要的,但這很考驗一國的金融系統和技術水平,絕大多數小國并不具備這個能力。曹輝寧認為:“如果接入Libra,可能會對一些中小國家的主權貨幣造成一定沖擊。這要取決于這些國家會有多大量的貨幣流通。”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數字金融資產研究中心主任羅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扎克伯格希望對整個貨幣體系造成影響,如果達成了他在白皮書中的愿景,對弱貨幣國家的主權貨幣肯定有影響,但很難在全球實施。弱貨幣國家會不會只使用Libra,需要時間的檢驗,扎克伯格的愿景里沒有針對這些,他主要是想讓沒有金融服務的人能夠實現錢的自由流轉。”

Facebook的區塊鏈負責人David Marcus坦言自己希望剛發布的天秤座代幣計劃能“留存百世”。這幾乎也是一些巨頭最初押注區塊鏈、布局數字貨幣領域時的共同期待。而就在一些巨頭入局穩定幣、攪動市場熱情時,另一些巨頭也悄無聲息退出了戰場。今年3月,就在IBM官宣自己的穩定幣最新進展時,花旗銀行卻宣布放棄推出穩定幣。

有人認為Libra是個“騙局”。末日博士、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Nouriel Roubini發布推文分析稱:“Facebook的Libra只是名義上的區塊鏈,且是從數十億用戶中提取大量制幣利潤的壟斷者。(這是一個)壟斷騙局。”

支付戰爭

對于那些金融基礎設施不夠完善的國家而言,Libra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是監管和貨幣主權面臨挑戰,另一方面這或許是一次直接進入數字時代的機遇。

正如Libra所渲染的“全球仍有17億成年人未接觸到金融系統,無法享受傳統銀行提供的金融服務。窮人為金融服務支付的費用更多。他們辛辛苦苦賺來的收入被用來支付各種繁雜的費用,例如匯款手續費、電匯手續費、透支手續費和 ATM手續費等。發薪日貸款的年化利率可能達到400%甚至更高,僅借貸$100美元的金融服務收費便可高達$30美元。”

《中國企業家》了解到,在東南亞地區已經有不少人開始討論在哪里和如何購買Libra。對于購買方式、匯率以及在世界各國當地的合作伙伴,Facebook的白皮書里并未有詳細闡述。

目前對于Libra而言,蘇瀟覺得最大的挑戰來自于各國政府尤其是美國政府的監管,其次是來自第三方支付如美國本土支付平臺的對抗。在白皮書中,Libra號稱構建了一個易于實現“快速支付、加密安全以及便捷跨境資金流動”目的的體系。有一種觀點認為,Libra是Facebook在嘗試一種跨境支付的新方式,將會成為美國版的支付寶或者微信支付。

上述業內人士稱,“白皮書里所描述的場景,目前中國的微信支付、支付寶等均可以實現”。蘇瀟認為,在全球擁有近3億用戶的PayPal,在美國和全球的地位并不比Facebook差多少。同樣,就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在亞洲的用戶數量及地位而言,即使Libra進入亞太地區,也并非能輕易撼動。

宋雙杰告訴《中國企業家》,作為全球最大的社交媒體平臺,Facebook為Libra的落地應用提供了有利條件,海量用戶和廣泛的應用場景為使用穩定通證進行支付活動提供了廣闊的想象空間,最直接的例子即Facebook用戶之間的互相轉賬。他認為,Libra只是區塊鏈技術最基礎的一個應用,也是一個有極大想象力的項目,其遠景會超過支付寶和微信支付。

在Libra白皮書發布當日,搜狗CEO王小川連發兩條微博稱,Facebook主導的數字貨幣計劃標志著互聯網3.0時代的到來,還表示世界將因此而改變,這對中國是新的挑戰。甚至稱中國的移動支付和人民幣國際化業務或將受到Facebook的Libra計劃的挑戰。

屏幕快照 2019-06-24 下午1.39.59

屏幕快照 2019-06-24 下午1.40.08

來源:王小川微博

對于Libra可能帶來的競爭,螞蟻金服副總裁、達摩院金融科技實驗室主任蔣國飛對《中國企業家》表示,Libra和國內的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具有一些相似性,比如都是做支付。但基于Facebook生態的Libra更多的是解決全球性問題。不過目前也具有一定的復雜性,畢竟面臨各國政策的不同。

有區塊鏈投資人士稱,這對區塊鏈行業之外的傳統勢力影響最大,大玩家會更嚴肅看待這項技術,考慮能用它做成什么量級的事情。“Libra上線之后,不管發展如何,都會是寶貴的試驗,供后來者吸取經驗或教訓”。

截至目前,無論是支付寶還是微信支付都曾表示過“不會發幣”和遠離數字貨幣。螞蟻金服對《中國企業家》回應稱:“支付寶也在積極進行海外市場擴張,但并沒有發行加密貨幣,而是采取了更為傳統的戰略,比如逐一與本地支付服務提供商合作,為當地用戶提供支付業務。”

在Facebook眼里,在Libra或許能打開一個“新世界”的大門,但一切能否順利運轉,是“It’s just the beginning”,還是會夭折,依然是個未知數。

扎克伯格的野望

Libra的出世早有端倪。

2018年1月4日,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主頁發布了“2018年度個人挑戰計劃”,其中赫然寫著他對加密貨幣及潛在用途有著極大興趣,并希望通過“加密技術和加密數字貨幣讓人們從集權式技術系統中取得權力”。

早年中本聰欲借區塊鏈技術構建一個數字貨幣王國,獨立于現有貨幣體系的存在,引發軒然大波,2018年時扎克伯格的挑戰計劃同樣也野心勃勃。

其實早在2010年,彼時Facebook上線了一個數字支付解決方案Facebook Credit(簡稱“FB Credit”)。不過該方案最終破產。據“碳鏈價值”稱,FB Credit雖然貢獻了不少營收,但其不少利潤會被維薩、萬事達這樣的中間商截流,使得該項業務的盈利狀況并不樂觀,這直接導致了2013年它被關閉。

2018年是Facebook頗為艱難的一年,因隱私泄漏問題,平時極少以西裝革履出現的扎克伯格在美國國會接受了一場長達10小時、接近公開審判的聽證會。在幾百人的注視下,面對四十四位議員的不斷質疑,扎克伯格如同被嚴刑拷問一般,Facebook市值一度因此縮水高達1230億美元。

這或許是扎克伯格加大區塊鏈技術投入的原因之一。

在公關形象里,扎克伯格是一個電腦編程天才,一個廣為流傳的說法是Facebook最初的設想和整體框架來自文克萊沃斯兄弟,他們是富二代,并沒有繼續實踐,忙于生活享受,而扎克伯格則一人繼續寫代碼、接著找合伙人和投資人,才有了Facebook的崛起。

但這個故事還有后續是文克萊沃斯兄弟向法院起訴扎克伯格剽竊了他們的創意,并獲得巨額賠償。在比特幣興起后,文克萊沃斯兄弟早早進入,一度成為全球前十的玩家。

依靠Facebook的成功,出身中產階級的扎克伯格完成了逆襲,比富二代的文克萊沃斯兄弟成就要高得多。但在熟知扎克伯格的人眼里,他的目標并不僅限于此。

“那肯定得有野心,公司才能做得那么大。”一位Facebook的員工說。

扎克伯格有“親民”的一面。《中國企業家》了解一個故事,在加州Palo alto市一個老破小的拉面館,扎克伯格和妻子一起吃拉面,兩個人全程在聊別人的八卦以及談論別人家里的狗。周圍人沒有前去打擾,但當角落里有個人舉起手機準備拍照時,立刻被他的保鏢們暗示制止。

他善于隱藏自己的真實想法和實力。身價600多億美元,去小館子吃拉面,看似輕松,但身邊圍繞著數個衣著平常的保鏢。

美國媒體曾報道,扎克伯格有競選美國總統的野心,而推出Libra或許是其中重要的一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鉞

《中國企業家》執行總編輯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蕭三匝

《中國企業家》高級編輯,關注思想、...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北京赛pk10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