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根叔卸任演講:我的官僚使學校失去糾正最佳時機

2014-04-02 08:01 | 作者: 李培根來源:中國企業家網

文/李培根(中國工程院院士,華中科技大學前校長)

尊敬的王立英副部長,尹漢寧部長,喻云林局長,老師們,同學們,同志們,你們好!

今天是華中科技大學喜慶的一天,我們迎來了新校長丁烈云教授。

首先,我向丁烈云教授表示衷心的祝賀。相信在黨委、在他和路鋼同志的領導下,華中科技大學將迎來新的輝煌。

此時此刻,我要衷心感謝中組部、教育部、湖北省委多年來對我的信任和支持;衷心感謝廣大干部和師生員工這些年給予我的一切,不管是信任、支持、寬容,還是批評;特別感謝路鋼同志的智慧、魄力、貢獻以及與我合作時表現出的忍耐。自然,還要感謝我的家人對我的關心和理解,感謝親朋和同事對我的支持、鼓勵以及類似于“上臺終有下臺時” 那樣始終縈繞在我的耳際的箴言。

這九年中有太多的事是我一生中不能忘懷的。此刻我最想表達的只是那些因為我的能力不足給學校留下的遺憾,也給我自己留下的諸多遺憾和歉意。

這些年,學校的發展有一些頗為遺憾的地方。我沒能把“船舶海洋”四個字寫大;文科若干學科的發展沒有顯著變化;醫科還欠缺高峰;轉化醫學中心大樓還未動工;“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還未落到實處;教師與學生的距離沒有明顯縮短;我希望“讓學生自由發展”,但總體上多數學生可能還是未脫離那種類似教育生產線的培養模式......對這些我不能不表示遺憾和歉意。

我希望學生們能很好地面對過去與未來。既要知道革命先賢輝煌而悲壯的歷程,也要了解我們自己歷史上的錯誤、丑陋、恥辱等等。如果大學生對國家過去的錯誤和痛楚多一些了解,他們就能知道對人的蔑視多么恐怖,個人迷信多么可怕;就容易理解民粹式民主的荒唐;就能知道道德在無約束的權力面前多么不堪一擊!從而真正地思索人的意義、民主的意義、把權力關進籠子的意義!未來國家的現代化首先是人的現代化。為了未來,學子們需要何種思想前瞻?需要怎樣的思想儲備?而不能僅僅滿足于現實中的、或者當下流行的價值觀。在對過去與未來的責任這一點上,我做得太少,于此只能感到遺憾。

這幾年,生活在這個校園里的孩子們沒少抱怨:自習要搶座位;圖書館關門時間太早;食堂飯菜的質量怎么變差了,到底是不是沒賺學生們一分錢?體育設施和場地不足,偌大的校園居然沒有一個游泳池;有些運動還得交錢;自行車常常被偷;夏日徹夜難眠;如此等等。我們的工作沒能做好,或遲遲才做,我要表示遺憾與歉意。

我不僅感到遺憾且頗為痛心的一件事就是所謂“學位門”事件。記得有一次我出面與學生對話時,我還反問,為何好多學校如此,其它學校的學生不鬧,而我們的學生意見這么大?因為我以為其它大學的獨立學院與我們獨立學院的情況一樣。后來有一位干部告訴我,有的學校的確不一樣。當時我心里五味雜陳,真是鬧了一個很大的笑話,而且我的官僚使學校失去了糾正的最佳時機,傷害了部分學生及校友的感情。

誰都贊成大學生應該有健全的人格,但是我們的大學在這方面所承擔的責任是不夠的。有的同學逃避現實社會,讓自己龜縮在虛擬的現實中;少數同學欠缺起碼的公德;有的人把入黨當成實現自己預期和目的的工具;也有人不自覺地成為別人或者某種權力的工具;凡此種種,當看到某些學生心靈田園荒蕪的時候,心靈被役使的時候,自然會感到我們的人格教育是有缺陷的。長期以來我們黨提倡“實事求是”,但在我們的課堂中,在對學生的潛移默化中,究竟給他們灌輸了多少不實事求是的東西?我也曾希望我們的人格教育、公民教育不要被意識形態所淹沒和遮蔽,也曾想過能不能稍微改變一下。然而,作為校長的我卻膽怯了。如今只能徒有遺憾了!

上任之初,曾對幾位資深學者和老領導說到,我有一個心愿,就是希望在任期內能使學校的風氣變得更好一些。希望在我們的校園里充滿學氣,有簡單的文化,遺憾的是我沒能做到這一點。在這個校園里還是多了一些官氣,少了一些學氣。回想起來,當初的我竟那么幼稚!后來的我竟變得有幾分成熟!我還感到遺憾的是,我們的學風尚有不盡如人意的地方。有的人做學問,行忽悠之能事,或則應景,或則奉命,有奶便是娘;有的人風骨全無,媚態幾許;極少數人甚至違規違法。在他們那里既沒有學者的斯文,更無士人的高貴與尊嚴。所有這些趨利而忘義的現象雖發生在少數或個別人身上,卻并不鮮見于我們的校園。我看到了,卻無良策,慚愧啊!

我甚為遺憾的是,教師們支撐了學校的發展,給足了學校的體面,而學校卻沒能給他們足夠好的工作和生活條件。部分教師還缺乏像樣的辦公和實驗條件;有一些青年教師收入低、壓力大,有很多新進教師眼巴巴地盯著“周轉房”;另外有些中老年教師為他們的工作量算計時,其體面和尊嚴幾許?作為校長,我沒能在發展與維護他們體面中找到最佳平衡點,實在對不起!

還有我們的離退休人員,收入低,生活拮據。尤其是有些空巢老人,貧困、身體不好、無人照顧。他們可是為學校的發展奠定了基礎、作出過重要貢獻的人們,理應有尊嚴地安度晚年。部分離退休人員希望在校園里建專門的“老年公寓”供需要特別照顧的老人們度過余生,但我沒有同意,至今依然不贊成。然而,我又拿不出辦法讓他們擺脫困境。對此,我只能仰天長嘆,空有遺憾!

很多教育家和社會的有識之士都認為,大學該有獨立精神和自由表達,我很贊成!然而,遺憾的是,在這一點上我沒有做出有實際意義的努力。當自由、“實事求是”的欲望和良知被某些僵化的意識所遮蔽時,作為校長的我還是不聞不問;即便對于希望有一點涂鴉自由的學生們,我也沒有公開發出任何聲音。只是一個學生憤怒的聲音始終在我耳邊回:“也許校長大人日理萬機,哪能管我們這等屁事!”在此,我要就我的沉默向他們表示歉意。這些年,我們為學校的發展和師生的民生而感到資金的困擾,但朦朧中我似乎又感覺到白花花的銀子在暗流中對著我竊笑。我奈何不得,徒有遺憾。我感到遺憾,大學的治理結構存在缺陷。當有些人不得不去琢磨、窺視甚至制造微妙時,多少精力、努力都耗散在那些無謂的微妙之中。其實,要改變此一現狀無關乎意識形態,只關乎實事求是。

老師們,同學們,同志們!縱然過去的幾年留下諸多遺憾,但未來國家及其教育的深化改革使我們充滿希望,新的領導班子也會帶來新的活力與氣象。我完全相信,新班子會很快地消除因為我的能力問題給學校帶來的遺憾。就讓你們的遺憾隨培根而離去,讓你們的希望隨新校長而到來!當然,我更希望,黨和政府能夠逐步消除并非僅存在于華中科技大學中的那些遺憾!

老師們,同學們,同志們!再次真誠地向你們告別!告別大家,我得稍許停歇,讓靈魂跟上;我得繼續求索,讓靈魂安頓何處?我當然會繼續關注,中國改革開放進程中最保守的那塊領地——教育,即將告別什么?中國的教育將抵達何方?

未來我將與大家一起,為崛起的華中大,為獨立、自由、責任的華中大而祝福!

謝謝大家!(完)

(本文整理自2014年3月31日華中科技大學前校長李培根院士卸任演講《遺憾》,音頻請點擊底部“閱讀原文”。)

文章來源:華中科技大學SNC的日志2014年3月31日(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欄目簡介

《學者觀察》欄目聚集當今活躍在市場的一流學者對于市場邏輯的觀察與思考,是最接地氣的調研與判斷。

本欄目恪守市場的邏輯,堅持從市場的角度出發解讀當下的商業世界,致力于推動中國商業環境的改善,并對當下的商業問題提供權威性的判斷,并為市場發展提供方向性的意見。

本欄目為中國企業家網精心打造的核心欄目之一,歡迎學術界名流為共建商業文明提供更多的獨立見解。投稿信箱為:iceomail#gmail.com,請來信時將#換成@。

京ICP備13041123號 京ICP證130457號

思拓合眾

北京赛pk10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