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為鹿晗放衛星的人

2018-12-13 10:12 | 作者: 王雷生

屏幕快照 2018-12-13 上午10.04.52

放衛星正在成為集體狂歡的新形式,而且可能是最酷的。

文 | 《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雷生

編輯 | 馬吉英

頭圖來源 | 被訪者供圖

12月7日12點12分,謝濤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一下發射了7顆“瓢蟲系列”小衛星,幾乎每一顆衛星都有自己的名字,天貓國際星(瓢蟲七號)、華米星(瓢蟲三號)、與鹿晗工作室合作的RE:X星(瓢蟲六號)、貓王收音機星(瓢蟲二號)、立可達教育衛星(瓢蟲五號)等等。

每一顆小衛星也都有屬于自己的故事,比如天貓國際星用了四個多月就從想法到發射升空,在其攜帶的告白語音中,還有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天貓總裁靖捷等人的聲音。

作為衛星創業公司九天微星CEO的謝濤,也實現了在一年內發射8顆衛星的計劃。

實際上與這7顆衛星一同發射的,還有來自天儀研究院、國星宇航的另外3顆民營商業航天公司的小衛星。因此也有人用“井噴”形容此次民營商業航天公司的亮相。

在過去兩三年,尤其是近一年間,民營商業航天公司的確躁動,民營火箭公司零壹空間、星際榮耀、藍箭航天的火箭相繼發射,衛星領域更是涌現出天儀研究院、九天微星、零重空間、國星宇航、銀河航天、微納星空等一批公司,其中不少已經完成首顆衛星研制與發射。

涌入的還有資本。在這條賽道上已經出現經緯中國、順為資本、賽富基金、明勢資本、天奇阿米巴、君紫資本、中科創星、國科嘉和等資本方的身影,資本進入的速度似乎也在加快。

九天微星在發射前幾天也宣布在9月完成了過億元A+輪融資,是由天奇創投領投,中國遠洋集團及三峽集團旗下基金進行戰略投資。

衛星背后的故事

衛星發射升空時,站在酒泉零下20度寒風與火箭巨大轟鳴中的百懳一直在不停鼓掌,寒冷與激動讓她的手幾乎失去了知覺。

百懳是顧百惠的花名,這位1993年出生的天貓小二是“天貓國際星”的負責人,今年8月,天貓進入雙十一的籌備階段,百懳和同事們希望有不一樣的玩法。

“偽航天愛好者”百懳偶然冒出發射一顆衛星的想法,她找到九天微星后得知可以把聲音放進衛星,然后在衛星過頂時進行回傳,這讓她確定了自己的創意。

不久前阿里旗下電商在線一篇文章曾提到這一想法被通過的情景。9月初,天貓國際等一起向集團匯報天貓雙11全球化亮點,當天貓國際品牌營銷負責人元戈在匯報最后一頁PPT時說道,天貓國際今年準備發射一顆衛星,讓全球所有語言的人都能參與活動。“好!這個好!”參會的人員一致贊同。

屏幕快照 2018-12-13 上午10.08.30

華米星、貓王收音機星、RE:X星、天貓國際星等。來源:被訪者供圖

實際上九天微星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做好了這顆衛星的方案,12月7日的發射日期也已確定,但根據天貓的要求,要放入一個天貓公仔,包含有全球告白聲音的語音文件,不少設計需要進行修改。從9月開始到11月底進入發射場,中間要完成設計、制造、總裝、測試等諸多環節,留給他們的時間極為緊張。

留給百懳的挑戰同樣很多,兩個月時間里,“星動告白”計劃項目組從3人發展到30人的核心團隊,同時涉及到法務、技術等10多個部門。與九天微星的溝通、淘寶小程序上線、合同審核等都需要她來操作。

更大的挑戰在于,如何用一種用戶可以理解并且接受的語言,“讓消費者認識到我們真的是發了一顆衛星,真的是把聲音帶到了太空”。

她想到在小程序上進行衛星位置的可視化,這樣用戶就可以在手機上實時看到衛星所處的位置,得知從自己所在位置過頂的時間。同時可以與全球用戶進行互動,由他們錄制告白聲音,經過挑選后送上太空。

實現衛星過頂實時信息與前端產品對接的工作量遠超百懳的預計,11月5日上線前五天,20多個技術人員做了五天五夜才得以完成。百懳在后臺得到了上千條語言,一一人工審核后,在雙十一期間有過購買記錄的聲音得以入選。

這其中不僅有普通用戶的聲音,也有來自藏區山區小學校長和孩子們、非洲坦桑尼亞女尋獵員、外交官等等。

其中還有一顆星屬于華米科技。技術出身、非常喜歡特斯拉與SpaceX的華米科技CEO黃汪去年到美國佛羅里達肯尼迪航天中心參觀時遇到謝濤,兩人一見如故,長談之后雙方都希望可以進行合作。

華米也的確有這樣的需求。黃汪設想自己的用戶在戈壁徒步、地中海潛水等等游玩探險時,一旦遭遇險情,可以通過華米智能手表向衛星發射地理位置、生命體征等信息,由衛星接收傳遞給緊急聯系人。

衛星發射前幾天,黃汪和謝濤都在微信朋友圈發了同一張華米Amazfit 智能手表在無手機信號覆蓋的野外測試的照片,手表屏幕上顯示著精確的經緯度數據,這正是華米想要實現的目標之一。

接受本刊采訪時黃汪透露,華米本計劃給這顆衛星取名“華米一號”,但由于備案的原因改成“華米星”,“我們希望能有很多顆這樣的衛星,在實現我們前沿探索的同時,也將我們的健康云服務做到極致,為用戶服務。”黃汪表示。

衛星發射當天,黃汪也趕去了酒泉,他難掩激動,“2018年對我個人和華米都是收獲頗豐的一年,今年市也上了,芯片也造了,衛星也發了,2018完美收官。”

屬于鹿晗工作室的“RE:X星”也同樣備受關注。今年9月,鹿晗曾在微博發文“我想邀你們一起許下愿望,有一顆叫RE:X的衛星會把這些愿望帶入太空。”

2018年初鹿晗工作室找到九天微星時,謝濤曾有過些許糾結,明星與科技這兩樁事看起來似乎有些遙遠,他轉念一想,如果做商業航天是為了讓更多人和企業接觸到太空,這個合作有什么不可以呢?

據了解,RE:X衛星中包含了近200萬個心愿。九天微星也按照此前的承諾捐贈了一輛衛星大篷車,用于走訪各地貧困小學,普及宇宙和衛星知識。

而這樣的冠名權并不昂貴,一顆只有3U(10cm*10cm*10cm為1U)的微納衛星,成本可能只有百萬元級。

對于可能會產生太空垃圾,謝濤表示衛星任務完成時將會調整衛星迎風面, 8到10年后這些衛星將會進入大氣層燒毀。

屏幕快照 2018-12-13 上午10.09.13

九天微星CEO謝濤。攝影:鄧攀

從1顆到7顆

盡管商業冠名看來有名有利,但謝濤并不打算把它作為主要商業模式,也不打算只是賣衛星,他的目標仍然是建立太空物聯網星座,通過衛星運營與服務賺錢。

2015年九天微星剛成立時,謝濤就跟團隊一直在做調研,商業航天到底該怎么做,當時流行于美國的夢想是空中WiFi星座,這也是Google、Facebook、Oneweb等公司的計劃。

但很快謝濤發現這條路在中國走不通,“美國很大一部分地方地廣人稀,甚至沒有手機信號,空中WiFi在美國也很有需求。中國現在的基礎設施是美國沒法比的。”

團隊將視野放在了物聯網,“2020年將是物聯網大爆發的時代,全球物聯網終端數量將達到約200億,但是我們地球的表面積只有10%是被地面網絡覆蓋,還有90%沒有。”聯合創始人兼COO彭媛媛表示。

謝濤深知商業航天背后的風險,2017年5月接受本刊采訪時他就表示,“一顆星發上去之前,就要通過市場的方式把衛星的成本掙回來,還要有盈利,在發上去之前就知道用戶是誰,怎么跟用戶的需求結合。把它弄上去之后再找客戶,這個事情就會很慘。”

這次發射的7顆衛星各有自己的用途,但其中最核心的模塊就是進行物聯網傳輸測試。

九天微星總結了十大行業應用場景,有二十多家客戶參與應用場景測試,包括與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合作的大熊貓野外監測,與華米合作的應急救援,旨在監測汽車輪胎等狀況的智慧車輪項目,以及保險和金融、石油石化、重型機械等領域。

選擇投資時謝濤也重點考慮戰略資源,比如A+輪引入的中國遠洋集團,它的遠洋貨輪大多行駛在沒有信號覆蓋的大洋中,九天微星未來將會通過衛星,每幾小時監測運輸的貨柜情況,使貨主對貨物運輸狀況一目了然。

九天微星曾經發布過“一帶一路共享衛星星座計劃”,為一帶一路上國家或企業的重型機械、固定資產、物流運輸、無人設備等提供位置及狀態信息監控。

謝濤的首顆驗證衛星原本計劃在2017年八九月份發射,之后由于火箭發射計劃調整推遲到了2018年2月2日。

就在發射前最后一次檢查時,一位負責裝配的工程師突然發現安裝的太陽敏感器的方位不對,團隊立刻重新檢查,發現果然出現了問題。

這樣的驚險與壓力幾乎是做第一顆星時的縮影。長達兩年多的時間里,公司的投入都系于一顆衛星。在今年1月底接受本刊采訪時,一臉倦容的謝濤看起來充滿焦慮,未及提問,他自言自語了一大段如何理性看待失敗,“我想好了失敗,但不會因為這次失敗把公司帶到絕境,我想好了最壞的情況。”

第一顆星取得成功,超出了謝濤的預想,但7顆衛星帶來的巨大投入,也讓他感到“如履薄冰”。

他主動給研發團隊松綁,此前國內衛星企業選用配件時,一個重要的標準是有沒有上過天,謝濤覺得應該給一些沒有上去過、但是產品技術還不錯的公司機會,不然這將永遠是一個怪圈。

謝濤給團隊的指示是勇于突破,不僅要采納新公司的產品,也要采用更新的技術,如此前國內立方星上從來沒有用過的數字相控陣技術,它將大幅提升星地通信系統容量。

另一個與眾不同之處在于,九天微星此次的主星是一顆百公斤級衛星,而國內商業航天公司大多做的是微納衛星。謝濤認為未來100公斤級衛星才是星座組網的主流,這已被美國SpaceX和OneWeb的星座計劃驗證,“如果衛星太小了,體積、功耗、重量都有限,載荷能力也很小,很難做到市場化大規模的應用。”

屏幕快照 2018-12-13 上午10.10.29

瓢蟲一號衛星。來源:被訪者供圖

但這樣百公斤級研發中充滿挑戰。九天微星衛星與通信系統部副總監徐佳康負責這顆衛星的研制。當他第一次把設計圖給總裝工人看的時候,總裝工人非常吃驚,說很多東西裝不上去。而當他第一次把所需線纜拿來時,四個工程師理了一個晚上才全部理出來。

相比較這些可控因素,供應商帶來的挑戰有時難以預測。由于火箭發射的日期早已確定,因此衛星研制和發射有一個非常嚴密的計劃表,給到供應商需求后,九天微星還會派人駐廠監督,同時做多份預案,一旦在某個規定日期沒有實現就馬上放棄。

謝濤追求“唯快不破”,這是他認為民營商業航天公司可以存活的根本優勢,同時“追求快的過程中達到成本性能的平衡”。

如今衛星創業公司大量出現,在謝濤看來,現在做星座的門檻已經很高。

“商業航天浪潮沒問題,但是衛星有很強的門檻,資金、科技、運營等等,現在拿個幾百萬或者是一兩千萬的天使,再去跟已經在頭部的拿了幾個億的PK,我覺得很難了。”謝濤表示。他希望新的創業公司,可以將方向對準一些關鍵技術、核心單機部件系統等。

按照計劃,2019年底九天微星將發射四顆物聯網衛星,2022年完成72顆物聯網衛星星座的部署。

這意味著這場發射后不久,下一場的壓力與忙碌已經開始。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欄目簡介

《看公司》欄目以中企獨特的視角帶你讀懂當下紛擾的商業迷局,撥開市場迷霧,看清各家公司的運營邏輯,剖析企業市場表現背后的真相。

本欄目作者為《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一線記者編輯,他們的文章秉承《中國企業家》雜志一貫的視角,聚合了中企多年的積累與沉淀。

本欄目結合當下熱點,并以明星企業及重點行業為切入點,試圖分析并總結當下各企業普遍面臨的商業困境,為后來者提供足夠的啟發與借鑒!

京ICP備13041123號 京ICP證130457號

思拓合眾

北京赛pk10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