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優必選的野心

2018-09-29 14:42 | 作者: 張弘一

WechatIMG354

優必選創始人兼CEO周劍走上臺,自稱是個押注未來的“瘋子”,他身穿一件藍色T恤,上面寫著“I’m not Robot(我不是機器人)”。左手握著話筒,右手揩了下額頭上的汗,“我們是一群瘋子,聚在一起做一件有溫度的事。”

9月27日下午14時,室外體感溫度為21度左右,而上海人民公園7號門內的當代藝術館二層,擁有220寸屏幕的環形空間里,聚集了近二百人,卻像是在過夏天。在這里,優必選舉辦了2018年度發布會,開場后,周劍介紹了他的“瘋狂”夢想及“瘋子”團隊。

這些“瘋子”成員包括早在2012年加入優必選的悉尼大學華人科學家陶大程教授,在香港與周劍交談三個小時就決定加入優必選擔任首席品牌官的譚旻,被周劍“截胡”并被說服出任優必選首席產品官的日本Robi“機器人之父” 高橋智隆,還有出任優必選首席內容官的湖南衛視知名主持人“村長”李銳……

唯一缺席現場的是遠在日本的高橋智隆,他通過一段視頻表達了自己和周劍有一樣的夢想,面對未來的挑戰,他表示很期待。

頗為有趣的是,此前原打算要去騰訊公司聊聊的高橋智隆被周劍半路“截胡”,他親自陪高橋智隆喝了三天清酒,第三日他見勢遞出offer,如此速度令高橋智隆著實驚訝,但高橋智隆爽快地答應加入優必選。“我們有一樣的機器人夢想”,高橋智隆在視頻中笑著說。

這一年來,周劍既快又多的一項操作就是招攬人才。此前,他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多次提及,目前AI領域人才的爭奪極其激烈,最難的也是尋找人才。有數據顯示,全球市場對于AI領域人才的需求已達到百萬量級規模。機器人要實現在視覺、語音交互、運動控制等領域的突破,需要更有實力的人加入。

2018年6月,周劍稱公司管理層出現了一些人事變動。這并未影響他的節奏,繼續四處見不同的人,招兵買馬,他要實現自己的“瘋狂”夢想。他并不遮掩自己的“野心”——“未來兩年,優必選將會達到100億元到200億元的銷售規模”。

而這家并不年輕的公司在2014年時的銷售額僅為200萬元。2017年,周劍稱2018年的銷售額計劃突破20億元,但目前業績額完成了多少,周劍并未對外透露。不過他表示,目前國內的市場仍處于被教育階段,今年銷量目標定在了20萬—30萬臺。

現場發布了一款悟空機器人以及優必選的機器人操作系統ROSA。不過周劍坦承,包括悟空在內的所有機器人目前還不算非常成熟的人形機器人。

當下不少AI公司估值過熱,但周劍認為優必選不應該包括在其中。據他透露,優必選目前正推動新一輪融資,估值將達到百億美金。

“悟空”問世

“今天,我不是主角,悟空才是”。周劍話音剛落,眾人將目光聚焦到“占領”了二層展廳屏幕的398臺悟空人形機器人上。

如同2016年春晚舞臺上540臺阿爾法1s一般,這398臺悟空人形機器人呈現出整齊劃一的動作,吸引不少人紛紛舉起手機拍照、錄視頻。就在不久前的世界機器人大會上,悟空機器人也吸引了眾多圍觀者駐足互動,悟空也已跟隨周劍在很多國際重要場合亮過相。

較之于以往的Alpha 系列的小型人形機器人,這款便攜式悟空人形機器人尺寸明顯縮小,但保留了較高的運動控制能力。在語音交互上采用了騰訊叮當 AI 語音助手方案。負責圖形編輯的是編程貓,其創始人李天馳是一個90后硬件愛好者,他認為“編程貓讓悟空人形機器人有了可編程的功能,進而影響了整個機器人生態”。

“悟空”不僅動作靈活、表情呆萌,還會說不少撩人的“土味情話”——“你臉上有點東西”“有什么?”“有點漂亮”。

但對于悟空機器人售價被定為4999元,現場不少人認為不夠“親民”。周劍回應稱,由于這款機器人包括了14個舵機,量產后加了離合、傳感器等拓展功能,這個價格涵蓋了這些成本。

作為優必選的核心優勢,伺服舵機技術的成本一直被看重。周劍曾表示自己最初投入五年時間研發機器人的“關節”,主要是為了降低成本,建立技術壁壘。

2018年6月,優必選稱已全面掌握了從2公斤到500公斤不同大小的伺服舵機的量產能力,周劍說優必選深圳工廠的伺服舵機月產量可以達到60萬個到100萬個,而每個舵機的單價做到了大幅度低于市場價。

不過,優必選CTO熊友軍告訴《中國企業家》,雖然之前優必選已將舵機成本降低,但目前舵機在成本中的占比依然很高。盡管如此,悟空機器人還未發布時,其訂單已非常緊俏,“超過 5 億元”。

賦能者

機器人得以正常運作,背后必有一款給力的操作系統。

在當天發布會下半場,熊友軍登臺介紹了優必選機器人專用的操作系統ROSA。該系統集成了優必選在視覺識別、定位導航、運動控制等方面的技術,其最大的優勢在于開發者不必再去進行二次研究開發即可直接使用,因此會大幅度減少開發成本,研發周期將會縮短6—8個月。“作為全球第一個大批量商用機器人系統,希望為其他機器人所用”,周劍說。

目前有超過50萬臺的優必選機器人在使用該系統。“這一系統經過長時間多次反復試驗、更迭,已經接受了市場的考驗,希望開放給行業,為其賦能”,熊友軍說。《中國企業家》向熊詢問迭代的具體情況,對方回應稱不方便透露。

隨著該系統的面世,優必選會越來越聚焦生態應用和服務方向,關注上層應用與內容開發。此次知乎、上海當代藝術館和優必選簽署戰略合作也是看重其機器人生態的開放。

從創建公司開始,周劍常常提及優必選的目標——做“家庭入口級的機器人”,最終“讓機器人成為家庭未來生活中的一個伴侶”。在9月27日的戰略發布會上,他避而不談這個目標,卻一直強調“一群瘋子在做一件有溫度的事情”。

這次,周劍的野心更大,他表示希望看到齒輪能夠在中國生產,去日本建設自己的機器人工廠,“生態圈助力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不過,生態圈助力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據熊友軍介紹,目前仍存在以下問題:一是標準化,二是上下游資源整合,三是生態尚未能夠吸納更多用戶進入。“只有生態吸引更多人進入,這個行業才會像“滾雪球”一樣越滾滾大,操作系統才能得到不斷推廣”。熊友軍說。

場景嘗試

2016年, 周劍曾坦承,很多機器人產品還沒有找到一個剛需化的應用場景,這也是優必選所面臨的最大挑戰。

目前很多機器人產品離應用場景落地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在發布會現場,周劍說正和團隊一起嘗試不同的場景。

不過,通過人臉識別及身份證信息,對即將入住的用戶信息進行核對認證,不出一分鐘就能實現為用戶辦理入住酒店手續的操作。

這并非天方夜譚。優必選正通過悟空開發者自主編程來實現酒店入住場景中的身份核驗與鑒別、自動發卡等功能。

其實,優必選的商業化場景落地探索可以追溯到2016年。彼時優必選和蘋果合作STEM教育,致力于小朋友的家庭資源開發,到和迪斯尼、騰訊進行合作,再到最近和居然之家達成合作以及打造口碑人工智能概念餐廳。周劍坦承,優必選在進行不斷的場景嘗試。

但相對而言,優必選在教育、娛樂領域的嘗試已最走在了前面。這自然會讓人質疑,是否擔心被外界貼上一家機器人玩具公司的標簽。優必選C輪投資方之一的松禾資本董事總經理馮華此前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直言,非常很看重優必選機器人的“陪伴成長及童年記憶”功能。

熊友軍告訴《中國企業家》,機器人時代處于弱AI階段,教育領域屬于比較成功的探索和嘗試,不過優必選會堅持“兩條腿走路”,在不斷商業化的同時,也加強技術研發投入和研究院的建設,以商業反哺技術。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欄目簡介

《看公司》欄目以中企獨特的視角帶你讀懂當下紛擾的商業迷局,撥開市場迷霧,看清各家公司的運營邏輯,剖析企業市場表現背后的真相。

本欄目作者為《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一線記者編輯,他們的文章秉承《中國企業家》雜志一貫的視角,聚合了中企多年的積累與沉淀。

本欄目結合當下熱點,并以明星企業及重點行業為切入點,試圖分析并總結當下各企業普遍面臨的商業困境,為后來者提供足夠的啟發與借鑒!

京ICP備13041123號 京ICP證130457號

思拓合眾

北京赛pk10官网